“3万存款,上百万癌症治疗费,母亲和女儿我该救谁?”

20
2022-6-07 13:44

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抗癌故事。

一年内,卢春叶的母亲和女儿相继确诊白血病,重疾的突如其来,让祖孙三人的命运陷入未知。

女儿懵懂,母亲年迈,上百万的治疗费压在了卢春叶身上。这个只有小学学历的单亲妈妈,不得不因此直面婚姻、亲情的一地鸡毛,在“先救妈妈还是先救女儿”的艰难犹疑中一点点往前。

一、逃离

“婚姻究竟给女人带来了什么?”

在卢春叶的记忆里,女孩时期的自己乐观爱笑,从那场婚姻开始,人生才一度急转直下。

“3万存款,上百万癌症治疗费,母亲和女儿我该救谁?”

今年 31 岁的她,家在肇庆市封开县的偏远山村,离县城有十几公里的路程。

2016 年丈夫出轨,她带着 7 个月大的女儿毅然离婚,回到娘家。偏远山村里,带娃的离婚女性总容易成为他人的谈资,即便是至亲,也颇有微词。

这让卢春叶很压抑,她不愿意听这些,为了逃离,更为了维持自己和孩子的生活,她将女儿交给父母照看,独自前往东莞打工。

之后当过酒店收银员,又成为了一名工厂女工,负责检查货品质量,每个月 4000 元左右的工资,她会打 1000 元给家里。

期间,卢春叶也曾遇到过对自己有意的男性,但对方是一婚,明确提出,不希望她带娃再婚,卢春叶不想把女儿交给不负责任的前夫,也就不再强求,不了了之。

每年卢春叶只回家一两天,尽管也想念女儿,但她更喜欢在外务工的日子,远离老家的纷扰,那段支离破碎的婚姻无人议论,能感到久违的轻松。

那会,卢春叶以为离婚已是人生低谷,日子总会越过越好,却不想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。

二、放弃

2021 年 4 月,卢春叶接到父亲电话,5 岁的女儿在当地医院检查后,疑似白血病,医生建议赶紧去大城市的医院看看。

卢春叶当天便赶回了家,带孩子来到广州儿童医院检查,果不其然,女儿被确诊白血病。

医生看着泪流不止的卢春叶,叹息地安抚:得这种病的人不止你家,还有很多,你也不用这么难过,但你要决定治还是不治,如果治的话,你没有买商业保险,要想办法凑钱,后期估计要四五十万。

“3万存款,上百万癌症治疗费,母亲和女儿我该救谁?”

看着银行卡里 3 万多的存款,卢春叶不知所措,自己连 5 万块的住院押金都交不起,怎么治?能上哪去筹钱?又能找谁商量?

前夫早已再婚,有了新的三口之家,这些年对孩子不管不问。

而在家族那边,卢春叶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,作为有过一段婚姻的外嫁女,很难再被完全当成自家人对待,怎么开得了这个口?何况大家都是农民,都不富裕,又能借到多少?

无力医治,卢春叶只能离开医院,把女儿带回老家。

回老家后,女儿高烧不退,走不了路,严重的时候,连站都站不起来。卢春叶带着女儿去家附近的诊所求助,但小地方的诊所接收不了重疾患者。

眼看女儿状态越来越差,病急乱投医的卢春叶找到了村里的赤脚医生,每个月花一千多,开一些中药方子熬给女儿喝。

相比女儿病情加重的压力,那段时间,更让卢春叶难受的,是奶奶嘴里一直念叨的“晦气”,还有村里一些有的没的议论。

那 5 个月,卢春叶只能尽量屏蔽这些声音,用“土方子”给女儿治疗,希望能帮女儿续着命。

为了更好地照顾女儿,她在网上搜索关于白血病的信息,由此加入了一些病友群,认识了很多爱心妈妈。

没曾想,这竟成了卢春叶和女儿的救命稻草。

爱心妈妈们知晓了卢春叶的困境,或劝慰,或试图帮助,善意就这样喷涌而来。

“3万存款,上百万癌症治疗费,母亲和女儿我该救谁?”

卢春叶的女儿

三、抉择

2021 年 9 月,一位山西太原的爱心妈妈个人资助了 4 万元,让卢春叶赶紧带孩子去治疗,后续费用再一起想办法。

拿着这笔钱和自己不多的存款,卢春叶带着女儿来到东莞的南方春富血液病研究院,开始接受化疗加卡替(CAR-T)治疗。

卢春叶租住进了医院对面的小区,里面有很多白血病家庭,大家都会互相打气加油。她给房东转租金的时候,房东也往往会回 100 元的红包,附上一句“祝小妹妹早日康复”。

而爱心妈妈们,有人帮卢春叶联系上了基金会,筹到了 10 几万;有人陆陆续续地转过来几百几千;有人告诉卢春叶,可以在网上求助,通过水滴筹等筹款平台,在抖音、视频号上发视频……

“3万存款,上百万癌症治疗费,母亲和女儿我该救谁?”

卢春叶的视频号主页

多方的善意,支撑着卢春叶,她更积极主动地寻求曝光、努力筹款,女儿的病因此得到了稳定治疗,甚至有望进行干细胞移植。

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命运给卢春叶开了个巨大的玩笑。

2022 年 3 月,卢春叶接到大哥的电话,58 岁的母亲在市人民医院也被确诊白血病。

卢春叶有 5 个兄弟姐妹,都已经成家有小孩,但都在山村务农,如果一辈子没病没灾,大可安稳度过一生。

遇到这种突如其来的重疾,谁也拿不出钱来治疗。山村防患意识也差,除了新农合,几乎没有人会购置医疗险和重疾险。

家里人一时没了主意,卢春叶想着病不可能不治,东莞的医院医疗水平会好些,自己已经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,各方面都会更方便,便决定把母亲接到东莞一并照顾。

亲人能提供的资金实在有限,卢春叶只能挪一部分女儿的治疗费让母亲先接受治疗。

不是没有陷入过“先救女儿还是先救妈妈”的艰难犹疑中。可一边是有着生育之恩的母亲,辛苦操劳了一辈子,还没好好享受天伦之乐,一边是年幼懵懂的女儿,人生才刚刚起步,能依靠的只有自己……

为人女为人母,卢春叶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任何一人遭受病痛折磨,自己完全不管不顾。

祖孙三代,女儿和母亲的身份交织,被这样无可奈何地推着走一步看一步。

“3万存款,上百万癌症治疗费,母亲和女儿我该救谁?”

卢春叶的母亲

四、困境

这是卢春叶的母亲第一次来到大城市,为了节省开支,卢春叶的父亲还捎来了自家种的稻米和大蒜。

白血病人免疫力低下,卢春叶每天都要好好消毒屋子,精打细算地买新鲜便宜的食材做饭。有时候,女儿刚出院,母亲隔天就入院,卢春叶只得不断往返于出租屋和医院。

母亲开始治疗后,和家里其他人的联系都是通过电话,路程远、路费贵、不方便,成了身处偏远山村的家人无从看望的理由。

卢春叶对家人不是没有抱怨,可也深知,他们没有能力。

毕竟,筹款的水滴筹链接里,偌大的家族,捐的钱相比治疗费都只是杯水车薪。当自身能力只够勉强自保时,谁又会有额外的精力和金钱去渡他人?

提及这些,卢春叶的无力总会化作一声声叹息。

“3万存款,上百万癌症治疗费,母亲和女儿我该救谁?”

母亲和女儿的住院发票

除了筹钱和长期照顾两位病患的压力,卢春叶还要应对重疾患者的心理变化。

母亲时而哭着说不想再继续治疗,不愿拖累外孙女,时而又会向家里人抱怨“她照顾得不到位”。

面对家人的诘问,卢春叶有苦难说。

都说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,其实不单单是指子女没有做好。没有照顾过病患的人不会了解这句话的深层次含义是:

一个长期接受他人照料的人,自己也会因久病不愈而焦急,因牵累亲人而内疚,他们会容易变得敏感多疑,脆弱抑郁,别人稍微没做好,就是对自己的嫌弃、厌烦。

卢春叶的母亲大半辈子在农田里忙活,要强能干,突然变成了拖累人的那一个,心里难免有变化。而勤恳本分的卢春叶一家,本就缺乏有效沟通,哪里会懂得心理疏导和心理安慰。

卢春叶默默承受着,疲惫不堪,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。

只有女儿不知事的活泼,能让她偶尔轻松几分。

她从不跟女儿提及重疾的事,被女儿问到“白血病是什么病?为什么治这么久都治不好?”时,只告诉女儿:“这只是个普通的病,乖乖去医院,乖乖吃药就会好。”

压力和烦恼是大人的,孩子生这个病已经很不幸了,知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?

五、希冀

如今,女儿已经完成了 6 个化疗疗程和 2 个卡替疗程,母亲也正进行着第 2 次化疗,但治疗之路仍漫漫。

2022 年 5 月,户籍地了解卢春叶的家庭状况后,通过了母亲和女儿的低保资格申请,这意味着住院报销比例从百分之 50 多提高到近百分之 90。

“3万存款,上百万癌症治疗费,母亲和女儿我该救谁?”

这无疑能缓解部分压力,可治疗费用仍有很大缺口。

至亲重疾,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灾难。卢春叶始终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照顾母亲、保护女儿,唯愿为母则刚的坚韧能换来更多希冀。

生活不易,但人间值得。

* 注:文章图片和信息均由受访者提供

深蓝君
版权声明:本站投稿文章,由 深蓝君2022-06-07发表,共计3029字。
转载说明:此文章非本站原创文章,若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转载授权。
评论(没有评论)
验证码